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mglz2032的博客

莲友谈经论道的平台 中老年养生保健参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(原创) 祭母文  

2016-04-25 21:16:40|  分类: 祭父母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深邃时空《(原创) 祭母文》
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

     序:   2012117日凌晨308,  我母在汉寿岩汪湖新民九队去世,   享年87.   慈母一生,   充满辛苦劳顿,  历尽人间酸楚。  回首往事, 感慨万千,  不能自己!  痛定思痛, 奋笔疾书,   长歌当哭!  历时七天七夜,   特撰文以祭之,  怀之!  

 

 

 

桃蕾红湿时,  今来上母坟。   去年黄土新,   今日草青青。   采采车前草,  车前似往生。  不见慈母影,   唯闻鸦雀声! 

 

我母赵氏,   俗名三姐.  生于1925年。葬于岩汪湖新民九队。

 

我母半生劳累悲惨, 一世负重.    从小随外公在洞庭湖打鱼谋生,  几死于日本人飞机扫射.  成家于汉寿洲口前进, 因五四年特大洪水,  流离失所, 乞讨他乡,  几饿死于道路.    终筑室于新民.  伐荆棘于蛮荒,  挖湖泥以成基.  起五更凿沟渠,  披繁星弄田地.  虽禄禄以穷年,  仍凄凄以菜糠.  哺五子挨冻受饥,  育三女裹穿破衣.  鸡鸣辄备晨炊,   夜深还浆布衣.   父性暴且经年弃家出走, 母常一人独持家里,  一生与父不和,    但为子女,  母忍辱负重。 常独自伤心悲号, 或与子抱头痛哭! 体劳心苦, 身心憔悴,  无以言表。  起不尽的早,  洗不完的衣,    锄不尽的草,栽不完的地。  拖儿带女  肩挑手挎。  擦一把屎,  端一泡尿,  扒一口饭;   摇一会篮。  儿女七喊八爬,   啼饥号寒。 数九寒冬, 尚得落水搓洗尿片。  两手皲裂,  如同树皮!   艰辛备至.  母子相依为命,  饱尝人间心酸;   操持家务,  历尽世上苦难!   半百之时,  已貌似七十古稀!   瘦弱之身,  终将子女拉扯成人。  乡亲邻里,   无不痛情;   亲朋好友,  莫不怜悯!

 

我母仁爱:   老大服役,  母思念成疾,  眼泪流干,   几瞎双目.   老四幼时, 几乎饿死,  母求邻里方妈,  数讨米糊,  方活其命。 为攒学费,  老六捡摘邻队蓖麻,  被公开批斗,  母给人磕头作揖.  老七从军,   母依依不舍, 远送县里,   道不尽的叮咛,   说不完的教诲!  儿虽远去,  母仍在风中, 扑簌落泪.  老八患病,  痛失当年录取大学良机,  母陪儿哭泣,  百般安慰,   千般鼓励.  辗转县城,  寄住伯家,  忍气吞声 ,  专为儿做饭洗衣。往昔儿每返故里,   母总要东家借蛋,  西家弄菜,  千方百计.   而每当离别老屋,   母总遥遥相送,  儿虽远去, 蓦地回首,  却见母仍在远远召唤,  而每近身询问,   只见嘴唇嗫嚅, 似语非语。   众儿虽年过而不惑,   母仍似小时,   以众儿操念为记.    一生为子女筹划,   一世为子女谋利。  纵有子女不领心情,   母亲大爱,  依然挂念牵记!

 

我母体贴。  一生终老,  唯恐给儿加重负担, 从不住院,  鲜有药费.  纵命在旦夕,  也不愿给儿压力,  竟苦撑至归老故地! 我母公正,  弥留之际, 尚且不忘公心!    

我母顽强.  虽晚年不能自理,  仍常瞒儿入厕,  唯恐影响休息,  总是悄悄起床,  自上尿裤.  为不烦儿孙,   纵天寒地冻, 仍偷偷大解,   独自更衣,   满身污物,  竟一人冲洗!

我母节俭:  从不乱用一分一厘.  粗布补丁,  缝了又缝,   洗了又洗.   生日时偶得零钱, 则常年压于枕下,  牙缝所攒,  尚留做孙子压岁。   

我母善良.   每遇乞丐 ,  或施以饭食,  或送以布衣.   见可怜人而落泪,  闻辛酸事而伤悲。 与人为善, 邻里称道。  一生修福,   从不凌弱,  积善行德。 

 

 

我母一生扑在儿女, 几无娱乐, 反落得晚年孤单寂寞。 一生奉献!  儿却仅能供以微薄之奉禄; 一生付出, 儿却不能常躬身执帚于左右.,遂母平生最大之所愿——常居乡间!  不能得精心之护理!  而母却从不计较,无怨无悔!  虽年过耄耋,  尚得拖羸弱之躯,  频颠簸于长途, 往返寄住于各家。  儿等无能! 敬老院,——母平生最为所惧。 但母体贴儿媳公务繁忙,  宁承不适之寂寞,  忍思乡之煎熬.   独自向隅,  终日郁郁寡欢。  半夜入睡尚手篡行李; 白日则守门外远看。 分分秒秒,  巴望回程!  呜呼!   向使儿等能使母不入院门,  母或许不至于速患如此痴症!   向使儿等能使母不离故土,  母或许不至于走得如此仓促!    人无绝世之满足,  但有旷世之遗憾-----为便已而强违母本意之遗憾!   人无绝世之骄傲,   却有旷世之悔恨-----不孝不仁之悔恨!  儿等悔恨,  今生何处可补?   儿等自私,   今世何人可训?    儿无能,   终不能使母解脱俗务纠缠与纷争, 解脱子女之挂念,  为母佐添一份天伦之乐与温情! 儿等惭愧,   有时护理,  夹以冤言,  不能入微!     儿等心酸,   看母一天天衰朽,  瘦骨嶙峋,  虽喂以山珍, 却不能让母下咽。 垂危之际,   母犹恐众子争吵,  眼望四媳而久不肯咽气!  儿自责,儿残忍,  乞母英灵以鞭笞.  当兰婶为您换上孝衣, 才知母早成骨架一堆! 儿心酸,  不忍卒睹!   弥留之际,  眼睁睁见您大口吐气,  儿却不能阻挡死神之来临!    望母早走,  又望母永留. 抓着您手, 看您慢慢断掉气息;  抚着您身,  感觉您体温一点点变冷。   儿痛恨, 恨这世间生死之无情!    既生石, 何生命?   既生命, 何生情?    为荫庇子孙,   母亲大爱,  苦苦把生命熬到一个最为吉祥的时晨!——刚于常德住满,  又赶在小年之前——  一个风俗上至为关键之时辰! 儿等涕零!   您何曾不是在用意志为自己生命而定格?  您用最后一口气尚为子孙造福修行!  纵走之时,  尚能如此!  生命不息,  爱心不止!  娘肚有崽, 崽肚无娘.  此等母爱, 焉能不感天动地?  此等母爱,  焉能不震遏行云, 泪洒苍天, 波涌洞庭?   天下儿女生前不孝母者,  天下儿女生前不疼母者———— 无异于猪狗畜生!!!  天下至爱,   母爱!   天下至伟,   慈母之伟!  此乃人间感人之至真至理!    先前众人皆料,  母走尚须一年。  谁知小年先天,  竟成永诀! 幸得三月前, 儿尚能为母亲端屎尿,  熬汤喂饭, 洗身换裤, 陪睡哄玩。   不然, 终身遗憾何处可补?  终身内疚何时得散? 惜母走如此之速! 早知今日, 更应早日亲护! 惜母今不能再世, 儿恨再无机缘可补! 呜呼!  母今撒手,  今生内心何时得安?  今世良心何时好受?  进材, 母从此永入灵柩!  今生光明不见; 出殡, 儿纵强堵棺前, 也不能阻挡金刚之前行;  上山, 您灵柩疾风般冲向坟前, 鞭炮声裂, 雨水交集, 儿挥泪将孝衣垫在坟底!!! 从此, 母永远长眠于斯!  一世转瞬化为云烟!!  古木低首  乌云驻足,苍天变色, 流水呜咽!   人说寿高, 无有所哭!  大谬!  世间唯有无情无义之人,  才无所哭;  世间唯不感恩戴德之徒, 方会麻木!    生命, 世上至高之灵, 纵存世千秋,  普天之下, 皆当享受尊重!  更何况自家亲母? 

 

我母功德,  千言难结,  万语失色!   我母辛劳,   春水迢迢.   江流滔滔.!  我母悲戚,   顽石饮泣, 青山低垂!

 

 

我母半生辛苦,  以瘦小之身,  竟拉扯五子三女而成人! 天下无人不道母之付出, 远超常人! 更何况我母乃一乡野贫困且承家庭长期不和之弱女! 今儿哺养一女,  尚且生活不易! 更何况母乎?  曾几何时,  儿尝与人议事, 亦与众口一词, 言母有劳,  未必有功。  今与母比,至惭至愧!  既为人父, 对母竟如此苛求! 青松崇高,  恕乌鸦鸹躁; 母亲伟大, 谅不孝渺小! 自私之心, 当时时鞭挞检讨!

有人议: “母寿太长”。  试问天下, 自盘古开天,  何寿为长, 何命为短?  自古道:  “父母高寿,   子孙福气!”   如有孝道,  百岁如夭!    既无孝道,   五十也高!   试告天下儿女: 纵使护理至累至脏, 辛苦异常!  皆当义无反顾, 乐此不疲!  慈乌尚且反哺!  更何况养母乎? 滴水之恩, 自当涌泉相报!

 

我母晚年, 儿孙如此之多, 理应享高规隆格,   然母却从不羡亭台华屋,水榭高楼; 不羡凌罗绸缎, 五光十色; 更不羡锦衣玉食, 丫环侍女。   呜呼!  我母何求?仅求常住于乡间旧屋!! 呜呼, 儿等至惭,  竟无能满足!!!  纵不久于人世之秋, 尚劳颠簸于道路!   身为子女,  既不能供母有闲适之乐 又不能济母基本之需求, 反与众一同以避责之心苛求于母, 如此儿等,  活在世上, 有何面目?   如此不孝,  何为世人?  当于灵前负荆忏悔,  唾面罪已!  今母走矣, 方得永栖故里, 终遂所愿!!  早知今日,  不如早去!! 世犹如此,   再活何益?  如今一去,  极乐世界,   永免悲凄! 苦楝结籽, 纵多何益?   儿多母苦!   母只知麻袋传鞋,  代代相袭;  唯知鞠躬尽瘁,  死而后已!   呜呼!  若母地下有知,    岂不追悔?   若天下父母尽晓, 岂不心灰?  怪母生前不信佛, 若能信佛,  岂不万事随命,  无有纷争? 若能信佛,  岂不悟透色空,  了尘世之痛?人死灯灭!  岂愿再时时汲身于儿孙? 人生不过一世, 草木亦只一秋!  我母一世, 让人扼腕, 令人唏嘘!  再为母掬一把泪, 吊一世悲辛;  再为母叹一声息,   念母人身不易;  为母拢一铲土,  劝母不再人间游走!  试看挤挤满堂儿孙,  古来天下至孝能有几人?   人道是:   养儿防老,   积谷防饥!  在生不孝,   枉哭鬼神!   试回首:  一生辛劳,  到底有几多天下父母, 换来多少回馈?   谁言寸草心,   可报三春晖?       我劝天下后来之母,   万勿追步我母一生!    前人之事,  后人哀之;   后人哀之若不鉴之,  将使后人复哀后人矣! 

 

 

往事历历,  母, 音容笑貌,跃然目前。

 

昔儿葬你,  雨雪霏霏;   今儿祭你,   杨柳依依.  树犹如此,   人何以堪?   舔犊之情,  恩比天高! 哀哀母亲, 生我劬劳!  拊我畜我,  长我育我。  顾我复我,  出入复我, 欲报之德,  昊天罔极! 今生无以肝脑图报!  特祭母为文, 彰母一生之功德, 布母一世之悲辛,  亦痛陈不孝自责之心!  昭告世人, 以慰母在天之灵!  佛度人忘却世间哀乐,   道训人力戒嗔痴深情.   但儿驽钝,  终不能做太上之忘情 !   问世间情为何物, 直教人撕心裂肺, 代代相顾?  此物,   实乃天下无私之付出!  此情, 实乃天下父母大爱之真情!   母喜身后热闹,  儿等不才,   所办后事,  想必姑且称心!   本村之内,   应属隆重之最!   慈母在世,   白驹过隙; 慈母撒手,  永留悲泣!   母在世争一世豪气,   生后唯留黄土一堆!  年前还能生见,  今日只能梦见!    转瞬隔为阴阳!  昔屡见他人亡母,    未能深深体验;   今轮儿失母,  方感内心如火焚汤煎!    内心痛楚,  无辞可选;   内心哀凄,   莫不潸然.!  人间事,   往往是,   有则无睹,   无则珍视   慈母在世,  儿不留意;   慈母去矣,  才知永离!   今生母爱不再,.  再觅母爱,  痛彻心肺!    人在世有母爱而皆不觉有母爱之珍贵,   今失母爱方觉已酿终生之悔!   常言道:   人活世上,  百岁要娘!  今日思之,   才悟此理.  思之度之,  顿首何及! !  自古道:  男儿有泪不轻弹,  只因未到伤心地!   纸短情长,   不能抒发对母之眷念;   泪干情深,  无以表达对母之养恩!  

 

 天高地迥,  何处寻母?   唯见菜花正密, 春雨洒泪! 对天呼母, 唯闻天际阵阵风声, 应和着滚滚乌云! 今儿植以青松,  为母肃立! 挽住流云, 为母挡辉;  系住夜月, 照母坟地! 留住繁星, 伴母安睡!!

 

我母安息,  生前儿孙满堂, 生后唯有土丘,枯木, 鸦雀做陪!  我母安息,  一生付出,  春蚕到死, 蜡炬成灰!  些小儿孙,   不值牵记!  我母安息,  半生缺吃少穿,  今日多领纸钱!   我母安息,  生前为父所累,  今日独睡一处,  可一展愁眉!  我母安息, 投胎转世,  务必认对家室, 或则遁入空门, 或则改投仙身!  我母安息, 子孙自有福气,  不须再劳,  巡视徐家门楣!!

 

昨夜鸦绕树三匝, 慈母托言儿梦里: “我牙稀少不能餐, 烦儿将米熬成泥!”。  他日米汤一时熟, 儿把汤碗喂阿谁?  归来默默抚遗床,  簌簌泪落沾我衣!

 

 

 

 

伏维尚飨! 

 

 

 

作者:  ():  撰写于常德七里桥.

201223日完毕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